盗墓贼“九层妖楼”旁落网 646件文物“重见天日”

一条线索牵出一个盗墓团伙

2017年年底,青海省文物部门向青海省公安机关通报了一条重要线索,称都兰县出土文物可能将在青海境内被倒卖。

“接到线索后,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安排专人对举报线索的真实性进行核查,经过近3个月的艰苦工作,2018年3月15日,省公安厅组织精干警力15人,成立‘3·15’专案组,对案件开展全面侦查。”青海省公安厅刑警总队侵财案件侦查支队支队长吴延帮说。

经过连续不断的细致工作,专案组基本摸清了盗墓团伙成员的身份、落脚点、看货时间、看货地点等相关信息。

3月17日,在青海省公安厅的统一部署下,专案组民警严密跟踪,开展统一抓捕,一举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1名,在犯罪嫌疑人家中查获出土文物614件。专案组一鼓作气,又相继在乌兰县茶卡镇、河南省、山西省等地再次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查获涉案文物32件。

经青海省文物专家鉴定,涉案文物部分为国家珍贵文物,此案文物多、价值巨大,是全国不多见的文物大案。

贼心不死多次下手

2017年11月上旬,都兰县犯罪嫌疑人夏某某太、索某某吉、苏某奎等人怀揣发财美梦,预谋盗墓,踩点后确定了盗掘地点。

因为技术有限,几个人商量寻找懂行人员,随即联系到河南洛阳人韩万里,同时勾结河南籍朱某海等人意欲共同作案。

山东籍犯罪嫌疑人孙某林也被拉了进来。“朱某海给我打了3次电话,说青海有‘东西’,可以试试,但是他们手头比较拮据,希望我可以参与,出资盗墓。”孙某林说。

作为犯罪团伙的“组织者”“策划者”,也是整个团伙的出资人,孙某林心思非常缜密:“我们在出发前就进行了分工,挖土、提土、倒土、开车、放风都安排了人。”

对于地下是否有宝贝,能不能卖到钱,孙某林、韩万里不约而同地告诉记者,当时都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挖出来东西就卖,挖不出来就回家。到了地方发现一片荒山野岭,心里一直打鼓能有什么好东西,但在暴利的强大驱使下,又连续挖了两天,没想到真的挖出了宝贝。

“夏某某太和我商量,如果把盗得的文物卖出去了,钱就对半分。”孙某林告诉记者。

一切布局都已定好,犯罪嫌疑人陆续到达都兰县,按事先计划住在索某某吉家中。

在都兰县城,孙某林花钱购买了铁锹、绳子、十字镐、编织袋、布匹等作案工具,苏某奎准备车辆,负责将犯罪团伙运输至热水乡一号墓东侧的羊圈墓处进行盗掘。

怎知,在第一次盗掘中,他们希望落空。孙某林不罢休,与略懂风水的马某选联系,希望再“努力”一次。马某选便与孙某林等继续挖掘之前的盗洞,因盗洞塌方未遂。

“每次挖东西,都是晚上8点开始,一直挖到凌晨三四点,之后回到索某某吉家睡觉。”韩万里说,“我们每次挖的洞,基本是长约110厘米,宽80厘米,深10米。只有比较瘦小的人才能进去,一个人进最里面挖土,一个人在洞口用绳子提土,一个人在上面撒土。”

“老家有句口头禅,叫要想富先挖墓,一夜变成万元户。所以我也想试试,而且我给考古队打过工,知道大概怎么挖。”韩万里说。2000年初,韩万里在考古队打工的经历,使他成为略微懂行的盗墓者。

孙某林说:“现场有很多草,我们怕把草压坏显出痕迹,就在草地上铺上一层花布,把盗洞挖出的土倒在布上,再往远处运土后撒开。这样就不会引人注意了。如果没有挖出东西,就用铁棒和木棒做一个四边形的支架,将装满土的编织袋塞在洞口,再在洞口上面用沙土掩盖。”

十几天过去,颗粒无收。

孙某林只能带人失望地返回河南。

可是,贼心不死。

没过几日,孙某林、马某选二人再次纠集王建韬、夏某某太、苏某奎等人,预谋再次到都兰县盗掘古墓葬。

孙某林、马某选等再次来到羊圈墓的盗洞进行挖掘,但仍未盗得文物。

几个人再次商议,到血渭一号墓东侧一平台处进行盗掘。

经过两夜盗掘,646件文物在盗墓者的贪婪欲望下,被迫“重见天日”。

被警方追缴的被盗文物

被警方追缴的被盗文物

“下到墓里的人用了3个蛇皮袋子,将东西打包装好,运回了家里。后来夏某某太和孙某林拿走所有的东西去清洗。”王某韬说。

“宝贝”挖到,他们是否就圆梦了呢?

销赃无果终落网

“听到挖出东西的那一刻,心里却没有那么高兴了,更多的是害怕。”苏某奎说,“心里总是不踏实,总感觉要出事。做贼心虚吧。”

被警方追缴的被盗文物

文物出土后,几个人商议将盗得的文物进行清点交由苏某奎保管,各自寻找买主销赃。期间,夏某某太从苏某奎处拿走32件文物藏匿于家中。

孙某林和夏某某太等人多方联系买家,一直没能出手,不是有人嫌弃“宝贝”破损严重,就是认为要价过高,“宝贝”一直在手中,无法出售。

6月11日,参与盗掘的王建韬和韩万里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的第三批重大文物犯罪在逃人员。

“东西一直卖不出去,我们都有点慌了。”王建韬说。坐立不安的他逃往浙江。

6月15日,王建韬落网。

专案组民警克服疲劳、马不停蹄,历经17天,先后辗转河南省、浙江省、山西省等地,行程两万多公里开展追逃、抓捕工作。在相关地区公安机关的积极协助下,专案组民警通过信息摸排、乔装蹲守,与获悉“风声”的在逃嫌疑人斗智斗勇。

回到家后,韩万里听说有同伙被抓,立刻坐不住了,“心里不踏实,我就去内蒙古了。6月11日,我知道自己被通缉了,心里很害怕,可我还是揣着侥幸心理,放弃了自首的念头。”

7月23日,韩万里最终没有逃过警方的追捕。

“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早点自首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以前给考古队干活,渐渐知道文物值钱,就想着捞一把。这么多年,的确参与过多次盗墓活动。如今被抓了,也是解脱,我愿意踏实服刑,重新做人。”韩万里说,“我想对还在揣着‘盗墓能挣钱’想法的人说,要本分做人,千万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事,也不要做一夜暴富的美梦。钱还是要自己亲手挣才花得踏实。”

打击文物犯罪任重道远

“可以说,外地专业盗墓人员对青海盗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卢成章分析,“该案于外省的盗掘文物案件相比,相似之处就是作案工具和手法大同小异,不同之处在于外省案件基本都是当地人参与,这起案件却是本地人和外地人勾结作案。”

该案发生的地域面积广阔,人员稀少,案发现场很难被发现,犯罪团伙之间多以“外号”相称,仅知道籍贯和大致年龄、体貌特征,人员身份很难查找,嫌疑人身份很难认定。在多个部门的全力支持和帮助下,专案组民警通过大量走访调查、数据碰撞比对和分析研判,才逐一确定了其他嫌疑人的信息。

都兰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范增智说:“只要能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花费再多时间我们也不怕。”

点多、线长、面广依然是都兰文物保护工作面临的严峻形势。青海省文物管理局局长牛军表示:“下一步,我们将加强文物执法队伍和文保员队伍的建设,不断提高田野文物保护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努力提高人防、物防、技防水平,加快提升文物安全防范水平。”

公安部刑侦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文物犯罪日趋专业化、智能化、隐蔽化,作案手段和犯罪工具不断升级,给文物保护工作和公安机关侦查破案带来诸多困难。公安机关积极创新打法,转变侦查方式,始终保持对文物犯罪的高压严打态势,全力遏制文物犯罪活动的多发势头。同时,会同文物管理部门不断完善打击和防范文物犯罪长效工作机制,加强协作配合,打防管控多管齐下,提高群众文物保护意识,切实保护国家文物安全。

在公安部的组织指挥下,青海警方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新添战果,一举侦破了“3·15”盗掘古墓葬案。

文物价值

截至目前,专案组共抓获“3·15”盗掘古墓葬案犯罪嫌疑人26名,其中包括涉嫌盗掘文物的2名公安部A级通缉令犯罪嫌疑人韩万里、王建韬,查获涉案文物646件,经文物部门专家鉴定,一级文物14组16件、二级文物49组77件、三级文物132件、一般文物421件。

骑射形金饰片。唐·吐蕃,一级文物。

此饰片整体轻薄,周缘有钉孔。武士形象威武,策马飞奔,满弓拉弦。头戴山形冠饰,两根辫子垂于脑后,八字须,大耳坠,着窄袖对襟翻领联珠纹图案服饰,革带上佩戴箭箙佩剑,脚着皮靴,马鞍、马镫等马具刻画清晰。

人身鱼尾形金饰片。唐·吐蕃,一级文物。

此饰片整体轻薄,花纹錾刻而成。整体呈长条形,前宽后窄,周缘有钉孔。前端为人物形象,束发额带,后飘绶带,着翻领袍服,左持来通,右抓羽尾,身带双翼,下为鸟足,身后为回旋鱼身鱼尾,有鱼鳞纹饰,镂空处原镶嵌有宝石,已脱落。器物可能属于剑鞘的装饰。

金覆面。唐·吐蕃,二级文物。

覆面是葬礼中覆盖在死者面部的遮盖物。此组覆面由眉毛、鼻、眼、嘴组成,一眼缺失。眉毛弯曲上扬,鼻梁挺直,鼻翼凸出,眼睛弯挑,嘴唇闭合。各部分均施以方格镶嵌绿松石,绿松石大部分已脱落。

资料来源:中国警察网、国家博物馆官方网站

本端融媒体记者  王娅玲/整理汇编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王娅玲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