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画的一首歌——听歌曲《未来已来》

 

游暐之/文

音乐是流动的画卷,如果用这句话来形容由王晓岭作词、鄂矛作曲的歌曲《未来已来》那是非常恰切的。闭上眼睛听《未来已来》,眼前浮现的是一幅画面,它不是素雅的水墨中国画,也不是写实厚重的西方油画,那是一幅色彩斑斓、绚丽跃动、充满生机活力的水彩画。这种植入脑海强烈的画面感来自于歌词、也来自于音乐。

词作家王晓岭驾驭文字的能力非常强。普通字词,在他的笔下,就有了勃勃生机。歌曲一开始“当晨起的风帆,扇动彩蝶般羽翼,翻飞绿水青山……”,船上的“帆”是物,但是作者却给予拟人化的处理,“风帆”不仅可以“晨起”,还能够“扇动”羽翼,然后就轻舟飞过万重山。作者以“风帆”起兴,接着“我托一声鸽哨,寄出邀请,未来已来……”,在这里,“我”可以当做是一个具象的人,托鸽子飞鸿传书,寄给谁?这是一个小悬念,然后马上笔锋一转,寄给“未来”。“未来”是一个时间上的概念,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在作者笔下却把它做“实”了,“未来”像一个有生命的“人”,接到飞鸽捎来的“邀请”,便翩然而至。这种拟人的手法,在全曲中比比皆是,比如用“颜色”“唤醒”亮彩,“汗水”“回答”召唤,“青春”“涌上”跑道,“芳华”“唱响”跨越等等,读到这种充满生命力和动感的唱词,想不产生画面感都难。

与如画的文字相匹配的是如画的音乐写作。这首歌曲的旋律非常动听,节奏感很强,前奏的音效仿佛来自未来的召唤,流动空灵,全曲主旋律特征鲜明,容易记忆。同时,作曲家在主旋律的基础上又分为四个声部,其中三个男高音声部在旋律上有细微差别,第四个男中音声部与前三者旋律上的差别又突出了一些。由于有声部的区分,因此这首作品在听觉感受上会更立体也更丰富。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因为词作本身的音乐性很强,作曲家又将这一优势进行了强化,在音乐写作时注意音符与文字的匹配度,听起来绝不会有咬字不清或连词拗口不顺的问题,可以说,每个音符和唱词都做到了无缝对接。

我们提倡主旋律的文艺创作,因为这样的作品可以带给社会以正面的积极向上的影响,但是主旋律文艺作品在创作上的难度也是极高的。如今的听众和观众见多识广,如何避免空洞的说教和口号,创作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作品,确实是文艺工作者需要深入思考的。歌曲《未来已来》所要传达的思想内涵是深刻的,但是它的整体艺术形象和气质非常具有亲和力,无论是歌唱者还是聆听者,都会被作品传达的那些熟悉的美好事物所深深吸引。在这首歌曲中,文字和音乐就是画笔,画出的是直达人们心灵深处的一幅画儿。相信这首歌曲也必定会受到人们的喜爱而踊跃传唱。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吴敏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