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仃洋上不伶仃——听《海路》

 

金兆钧/文

气势汹汹的“山竹”台风扑来之际,很多人又一个共同的担忧,就是刚刚建成通行的港珠澳大桥能否承担大自然的考验。

“山竹”过去,担忧消去,听到《海路》(屈 塬词 印倩文曲),另有一番感想。

港珠澳大桥显然是相当“现代化”的一座超级大桥,作者偏用了流行民谣风吟唱它:

你是一条路,还是一座桥?

海底云端迤逦行,

出没在波涛。

牵手一条路,并肩一座桥,

伶仃洋上不伶仃,

三地同怀抱。

海上一条路,梦中一座桥,

贯通南海大湾区,

滔滔两岸潮。

踏浪一条路,同心一座桥,

紫荆莲花三角梅,

欢聚在良宵。

词作设立两个意象——“路”与“桥”,自问自答,写景“海底云端”,写心“紫荆莲花三角梅,欢聚在良宵”,但词眼在情:“伶仃洋上不伶仃,三地同怀抱。”

提到“伶仃洋”,自然会想起文天祥 “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的千古名句。八百年前,伶仃洋目睹南宋亡国之恨,一百多年前,伶仃洋成为鸦片入流之埠。它承载的远非一片水域。如今港珠澳大桥横空出世,其方方面面的意义自不待言,但作为一首歌,重点在情可能是根本。词作恰恰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足以感人入心。既没有流于实景上的描摹,也没有陷于意义上的概括,而是以朴素的语言发问,以白描的方式抒发,从而写出了路桥之建,既有生活发展流通之便,更在于“三地同怀抱”的心心相通之深意。

我推测也基于此,作曲家不用黄钟大吕的方式给体量庞大的珠港澳大桥以赞颂,而是选择了流行民谣的方式款款道来。素材既有民间音乐元素的运用,更自然地混用了民族调式交替并混合西方大小调式于其中,达到了“不洋不土,既土亦洋”的效果。特别是结尾稍为意外地结束在徵调式上更富于岭南风味,简单而有效,举重若轻,而更易入耳动心!

其实,不论创作创意上的以小见大或以大见小,也不论创作手法上的简繁难易,重要的是不忘情之真,心之善、品之美。否则何以入耳,又何以入心?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吴敏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