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生生不息——听《幸福的距离》

 

金兆钧/文

看到歌曲《幸福的距离》(陈维东词 胡廷江曲)的题目,脑子里先浮现出一首老歌《幸福在哪里?》(戴富荣词 姜春阳曲)。

两首歌都听一听,感觉很像40年前后的姊妹篇。《幸福在哪里?》问,《幸福的距离》答。答案也差不多,前者是“工作、劳动、汗水、耕耘、知识、智慧”,后者则合为一个词“奋斗”。前者显然是“八十年代新一辈”当年的思考结论,后者当然是对“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时代话语的领悟。

我常以为:作为大众性极强的歌曲,所吟唱的主题没有太多,无非是乡情、亲情、爱情、友情,但重要的是一代人总会有一代人不同的视角和不同的表达方式。词人陈哲曾有一首歌词说道:我们将起步于今天这里,以我们的理解和方式进行下去。我是深以为然的。

《幸福的距离》词作围绕“幸福”,找到了一个特殊的视角“距离”,以此起兴,以“举头望月 拉近思念的距离,高铁纵横 拉近回家的距离。网络互联 拉近世界的距离。”推及到“奋斗拉近幸福的距离。”从而得出“执著的奋斗,奋斗创造美丽;幸福的距离,幸福触手可及,奋斗的时代,生生不息。”的结论。

从歌词创作上讲,如果主题不是很具体而微,重要的就是找到本身特定的语感,而特定语感的基础是来自特定生活时代的环境之中,所以,抓住一个时代代表性的物质化元素也是重要的方法之一,并不一定就是“局限性”。乔羽先生当年为求大时代不写黄河长江而写“一条大河”有他的道理,而写具象而微的“水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也有他的道理。所以, 面对“幸福”来源这一大题目,从距离起兴,具体写出“高铁”、“网络”这两个最典型的拉近人们生活物质化距离的意象也就带有了极强的时代特点。顺而言之,考虑到高铁在百姓日常生活便利上的功绩以及在经济意义上重大影响之余,网络给这世界影响的两面神效应更蕴含着令人深层思考的空间。于此基础上,也许更能让人们去面对现实,体味幸福与奋斗的关系。

作曲家很巧妙地运用他的长项手法,把艺术歌曲和流行歌曲写作的一些特定手段融为一体。本曲演唱是流行男女对唱,编配则仍是典型的管弦乐。旋律上流畅灵动,较快的速度充满青春的自信,情绪欢快。而乐队则和声色彩变化丰富,达成较丰满的审美内涵。顺便说一句,我很赞成这种旋律略偏简明上口,音乐上则多手段并用的“雅俗共赏”的技术手法。眼下强调艺术手法的“混搭”,其实具有很深的美学意义,同时也对当下的歌曲创作具有现实的实用意义。没有“地气”,难免“曲高和寡”,若一味追求“下里巴人”的“一人唱来万人和”,就违背了艺术创作“平原”与“高峰”之间的协同关系。同样,同前所说,即使我们吟唱的题材有大共性在,也需要每一时代的创作者以“自己的理解和方式”来发出这一时代的声音!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吴敏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