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听《从这里出海》

金兆钧/文

上海产生的好歌很多,直接写上海的歌并不多。早年间有《夜上海》,写老上海的“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却也写出了“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夜生活都为了衣食住行”的无奈。80年代的《上海滩》风靡一时,写“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抒发的是“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的人生感慨。今日写上海,何处落笔?

《从这里出海》(屈塬词 王备曲)切入的角度是“从上海出海”:

向岁月宣示,从这里出海,

心跳的感觉扑面而来。

再一次启航,从这里出海,

未来的大门已经敞开。

万里大江在奔涌,从这里出海;

浩淼长歌在传扬,从这里出海。

时代不同,作者没全面写今日大上海,更着重落笔于浦东,这个代表中国改革开放重要节点的地方:

浦江拐了个妖娆的弯,

留下百年芳华宛延向前。

浦江之东,延续大上海的神话,

陆家嘴的灯火飞升到了云端。

东海云集着万国的帆,

东方那颗明珠风采依然。

浦江之东,延续大上海的神话,

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你的变迁。

遥想百年前,一大批仁人志士由上海出海,寻找着那一代人的强国之梦;70余年前,一大批志士仁人聚集于上海,为建设一个共和国之梦而筚路蓝缕;28年前,浦东开发,意味着上海这座大都市再度扬帆出海,踏上于中华民族复兴的新航程。《从这里出海》将“从上海出海”确定于新的历史坐标点上,追往了上海这座百年都市的地位和价值,又展示了由浦东开发以来展现的巨大活力和宽阔前景,题目《目光》则跳跃到世界看上海的视角,预示他备受关注的未来。

音乐旋律采用6拍子,富于动感和青春气息,乐队编配却融入复拍子的感觉,不乏深沉和大气。旋律流畅动听却充满丰富的张力,副歌部分调性调式的转换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感,也使得歌曲在可听性和艺术性上取得了相对的平衡。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从上海出海”是一种赞美,也该是一种更实在的期盼。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吴敏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