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找到那盏“心灯”

 

希望找到那盏“心灯”

——大型原创芭蕾舞剧《敦煌》创作记

网络配图

费波/文

9月29日,中央芭蕾舞团大型原创芭蕾舞剧《敦煌》应邀参加第三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并首次登上敦煌大剧院的舞台。在芭蕾舞剧《敦煌》首演一周年之际,回到这片舞剧创作源起的地方,是对广大敦煌父老的深情汇报,更是对无数长眠于沙海的敦煌守护者的崇高敬意。

作为《敦煌》的编导,能够带着作品回到敦煌“朝圣”,我感到无比激动。演出前站在舞台上代表剧组发言时,我心中浮现的是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我遇见的每一名“敦煌人”都告诉了我何为“心中之爱”,就像舞剧的尾声,女主角再次回到敦煌,面对逝去的人与岁月,感受到一座座生命的丰碑树立在广袤的大漠。那种精神的力量感召了一代又一代爱敦煌的人,我很荣幸成为其中之一。

创作芭蕾舞剧《敦煌》的想法起于2012年。那时,我第一次来到敦煌。当走进一个个石窟时,我只是觉得那些壁画很神奇、很震撼、很漂亮。然而,真正触动我的,是导游站在门口指着石窟对面的三危山对我说:“你看,那座山下的大漠里有一群人。”而我只看到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导游解释道:“第一批敦煌保护者百年之后都葬在那座山下,他们希望可以一直守望着莫高窟,他们就在那儿,从未离开。”只这一句话,我便被深深感动。于是,我决定创作一部舞剧,创作一部不仅仅表现敦煌艺术,更表现敦煌人的舞剧。

2013年,我第二次来到敦煌,并直接敲开了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的办公室的门。10天里,樊院长热情地带我参观了很多石窟,也和我聊了许多。

“你们是怎么留下来的?”我问她。

“当时只是大学分配,但一走进敦煌,进入石窟,一下子就被深深吸引,从此便开始了与千年时光的对话。”她回答得异常平静,仿佛只是和我唠家常,“也想过走,但好像就这么一待就是一辈子了。”这位也曾有过青春年华的姑娘,就这样把最好的时光献给了敦煌的文物保护事业。

之后的几年里,我一次次走进敦煌,走近敦煌人。慢慢地,我更加深入了解了敦煌的艺术,一代代敦煌人的故事也在感动着我。

敦煌的夜,是静的。走在莫高窟周边的沙漠里,你会觉得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被沙漠吞噬了。

敦煌人的工作,是静的。每天清晨,他们拎起工具箱,进入洞窟,开始了“与世隔绝”的工作。

敦煌人的生活,也是静的。他们没有波澜壮阔的故事,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只有保护璀璨文化艺术的理想信念。

敦煌的生活,很艰苦,但敦煌人对此从来只是轻描淡写。所以,我在创作该剧时,艰苦并不是我的重点,而是把着眼点放在每个独立的个体是如何面对这荒漠深处的孤独与寂寞。艺术的魅力或许多少填补了一点物质的匮乏,但真正揪心的,应该是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敦煌人独自面对时间流逝,面对理想与现实的抉择,还要面对自我。

《敦煌》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上世纪40年代,一群年轻艺术家不畏大漠艰险、物资匮乏,怀着虔诚和理想远道而来。其中,音乐家念予从法国巴黎来大漠寻找创作灵感,与扎根在莫高窟的画家吴铭相爱,这对恋人对艺术抱有同样的追求,却因人生轨迹的不同最终分开。青春与爱情是穿越时空的引子,东方婉约的舞蹈与西方典雅的芭蕾在舞台上相遇、融合……

在创作过程中,我感受到的是无数人把他们的身影投注在了那千年石壁之上,这让我深深意识到,敦煌石窟不仅仅是沙石和颜料构成的,更让无数生命也曾经附着于此——这里是一个有生命的敦煌。而这,也是我在舞剧中想要表现的。

让我高兴的是,《敦煌》一面世就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但我知道这是不够的,《敦煌》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大家常说,十年磨一剑。我也深信这一点。随着一次次去敦煌采风,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对敦煌的认知、对自己创作能力的认识也在不断变化,作品因此不断“生长”。通过这样一种自觉的采风,我意识到,“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应该是一种生活状态,而不是拿来主义、走走形式,更不是闭门造车。

如今,现实题材舞剧很多,但能深深感动观众的却不多。究其原因,我想“生活”也许是最大的问题——我们共存于同一种环境、同一种状态,“走”不出去就“落”不下来,相对的困扰和类似的兴奋,“眼睛”和“心”有时都“复制、粘贴”,这样的话,作品怎么可能走进观众内心?最感动观众的,应该像一束微弱之光,而我们循着光找到那盏灯。这盏灯不仅仅是用来给自己照路,它是一个方向,是艺术的方向,是心的方向。我们舞剧创作者要传递给观众的不是花哨的舞台和缭乱的舞姿,而是让你不得不说的真心、不得不表的真意。

创作现实题材作品时,我们讲述的故事是当下的,但不应该局限于仅仅为观众讲故事,而应该更多地引发观众思考。这样的作品才能立得长远。

《敦煌》在敦煌演出的第二天,一位在敦煌文博会上卖展品的阿姨叫住了我。她对我说:“我以前不喜欢舞剧,但《敦煌》让我感动了。其实,我也是因为看了一本书才来到了敦煌。而在舞剧里,我更看到了为敦煌奉献的那些人,看到了那些人所发挥的价值。通过这部剧,我对舞剧有兴趣了。”

我希望,通过对《敦煌》的不断修改,能够让更多人了解敦煌、爱上舞剧、爱上芭蕾。我也希望更多艺术工作者找到自己的那盏“心灯”,走进一个充满无限向往的世界。

(作者系中央芭蕾舞团编导)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路雪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