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红丝带”

暑期的灼灼阳光透过葳蕤的树叶,打在郭小平脸上。坐在树下,他看着在不远处嬉闹的幼童,笑容面试恬淡和安详。

他是这里的校长,也曾是山西临汾第三人民医院的院长。在不久前,他刚刚辞掉了院长的工作,为的是当好这个校长。可能有人会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学校能让医院院长都不当了?

但如果告诉你真实情况,估计你会失望。郭小平的学校既不是重点名校,也不是私立学校,在这上学的学生可能一共也就几十号,开办了十多年,到今年才有第一批毕业生。

而且这还是一个老师唯恐避之不及的学校,甚至曾发生过有人穿着隔离服,戴手套、口罩来上课的情况。

总之,这并不是间“好”学校。

学校的名字叫“红丝带学校”,是一所特殊学校。至于怎么特殊,估计听到红丝带你可能就已经恍然大悟了。

是的,这是一所艾滋病患儿的学校。

学校始建于2004年,建校前曾是传染病医院的一个病区,而学校里的孩子,也都和曾经的病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时,郭小平是传染病医院的院长,这群患有艾滋病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都在这个医院治病。二十世纪初,人们对于艾滋病的了解还不算深入,也没什么特效药和治疗方法。

郭小平的感染医院里,时不时就会有人去世,有几个孩子的父母就是在这走的。这些孩子大多举目无亲,只待在病区,由医护人员照顾,也没人来管。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到了上学的年龄,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思前想后,郭小平就为他们创办了爱心小课堂。起初的老师都是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他们和孩子们熟络,孩子少也听话,主要是对孩子没那么恐惧。讲的内容也都很简单,就是些基础算数和语文,这里与其说是学校,不如说是私塾。

就这么教着教着,渐渐的孩子多了,小课堂也装不下了。于是,郭小平就跟医院申请,把感染医院改成个艾滋病患儿学校。

忙前忙后东跑西颠,多方筹措不知费了多少周折,终于是把学校开起来了。但是,摆在郭小平面前的却有两个现实的问题。

第一,这些孩子到底能活多久?

第二,老师怎么找?

关于孩子能活多久的事,郭小平心里也没底。虽然他是传染病医院院长,可当时整个医学界对于艾滋病都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只知道这种病是不可治愈的且致死率高。孩子的免疫力又不如大人,时常身体溃烂或者有并发其他症状,能撑多久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虽然痛在心里,但是郭小平却从来没想过打退堂鼓,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管,那这些孩子就只能自生自灭,于情于理郭小平说服不了自己。所幸,在2005年抗病毒药物出现了一丝新希望,这让郭小平有了一定的信心。

用上新药物的孩子们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身体也一天天好了起来。身体好了,也就能上课了,但上课得有老师,老师怎么找又成了郭小平学校的一大难题。

那个时候防艾、治艾的宣传工作还没完全开展,加上传播途径的特殊性,大众对于艾滋病的恐慌几乎到了谈“艾”色变的地步,学校不但老师难找,甚至小偷都不愿意来。因此,出现过上述穿隔离服来上课的滑稽现象,也不是完全没来由。

2005-2011年,在“红丝带学校”任课的教师,没有任职时间超过半年的,最多的时候一周就换了三位。“红丝带学校”的艰难由此可见一斑。但是,坚持总会有结果,政府看到了“红丝带学校”的现状后,除了主动提供帮助,甚至在2011年,还将红丝带学校正式纳入国家义务教育行列。

有了正规学校的编制,加上防艾宣传的开展,老师的问题也算是解决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让这些孩子好好学习。

孩子们都挺上进,除了日常课业外不少人还学了钢琴、绘画。平常没事就给郭小平画个画像,或者弹个钢琴,不过这都不能让郭小平真正感到欣慰。

真正让他欣慰的是在今年6月份的高考,红丝带学校终于有了这里的第一批毕业生。16个学生毕业,考上大学的有15人。

他的努力,总算是看到了回报。2015年,郭小平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没那么多经历去同时干两件事,于是就辞掉了医院院长的职务专心打理学校。

他说:“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希望自己学校早点关门的校长吧?因为社会上这样的学校越少越好。"

他就是艾滋患儿的郭伯伯,红丝带学校的校长郭小平。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