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指书画艺术在深圳落地生根

陈建平/文

他以指为笔,抒写时代沧海巨变,描绘祖国秀美河山。他对这片土地最深沉的爱,都倾注在心头指尖。

他胸有丘壑,从大江大河的华中武汉,奔跑至大潮迭起的南海之滨,只为追寻中国手指书画艺术的滥觞,探索民族文化守正创新的时代命题。

他以梦为马,10多年扎根特区深圳,传承弘扬中国手指书画艺术。他让业界认定的“旁门左道”,开枝散叶,逐步走进百姓生活,长在青少年心窝……

水因善下终归海,山不争高自成峰。不事张扬的深圳手指书画艺术家王和平,就在经年累月的创作、研究、传承道路上,谱写出一首首华美的艺术篇章。

深圳手指书画艺术家王和平正在创作

指画《三峡纤夫》

以指为笔,攻克美术界公认难题

早春,清晨,寒雨浇心,冷风如刀。成都总督街春熙路上,一位赤脚、煤灰满面的少年踽踽独行。这是哪里?我怎么到了这里?他惶恐四顾,极力搜索记忆。

这是1973年,王和平10岁,父亲已去世,母亲被送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哥哥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一天,王和平学完画,刚回到武昌的家中,一伙红卫兵突然闯进来,翻箱倒柜查抄“资本主义的毒草”。为了保护心爱的画册,他奋力逃出家门,红卫兵狂追不舍;情急之下,他躲进一辆运煤的火车。一觉醒来,已置身陌生的成都街头。

这是一段催人泪下的灰色记忆,却留下流浪儿邂逅艺术大师的传奇故事。王和平6岁开始学画,武昌工人文化宫是每天必去的地方。徘徊在举目无亲的异乡街头,他想起了文化宫,有文化宫就有美术培训班,就有学画的同学和授课的老师,他就不会害怕。他一路走一路打听,终于摸索到了成都工人文化馆。

在这里,国画大师陈子庄发现了王和平,一位连续两天趴在窗外凝神听课的流浪少年。问他家在哪里?沉默不语;问他喜欢画画?抓起笔就画。大师惊讶了,这位衣衫褴褛的流浪儿,竟有极高的绘画天赋。狂热荒诞的年代,多少孩子遭受流离之祸。饱经浩劫的陈子庄不再多问,留下王和平教其画画。

陈子庄善于化繁为简,喜用民间画工技法改造传统文人绘画技巧,这让少年王和平看到不一样的书画世界。跟着陈子庄,他还第一次见识了手指写字、以指绘画,虽偶习之,却在心中埋下一颗萌发的种子。

四个月后,王和平想家了。看他欲走还留,陈子庄长叹一声,提笔写下一首无题诗:“何事幼年便弃家,人穷命贱似泥沙。寒侵肉缩皮成皱,饿疾肠枯眼著花。白发丹青同梦幻,布衣笠屐遍天涯。此生潦倒前生业,缚屋依山壁上蜗。”

少年不识诗中味。王和平揣着它,告别了恩师,却在辗转归途中遗失了,但心里一直记着。多年以后,他从陈子庄家乡编辑的《荣昌文史资料选辑》中,读到这首诗,不禁潸然泪下。

在陈子庄膝下承教,虽短暂四月,却开启了王和平指画艺术的大门,他的艺术语言、美学思想,影响了王和平一生。在少年王和平人生至暗的那段时期,陈子庄用艺术照亮了他的前路。陈子庄去世后,成年王和平系统研习了恩师的艺术思想和书画作品;他的每一次遗作展,都勾起王和平的深切怀念和敬仰之情。

1980年,王和平正式拜在指画艺术大师虞一风门下,成其关门弟子。此后经年,他便终生为了中国手指书画的传承发展而奋斗。

王和平记得,初入虞一风门下时,以指画闻名于世的大师并没有让他画指画,而是从基本的毛笔书画开始研习,并要他多读儒家、道家、佛家书籍,以及中国古诗文。

王和平百思不得其解,一边按照老师要求练好传统书画、熟读中国古典诗文,一边偷偷以指练字、用指习画。大江大河边长大的王和平,太喜欢那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豪迈劲。

多年以后,王和平到达一定艺术境界,才明白恩师用心良苦:厚重华滋、道法自然、人文精神,才是中国指画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练习者需要深厚的文化根基和传统绘画功底。

以指绘画,远比毛笔画难。毛笔可蘸浓墨,能在宣纸上肆意挥洒;手指微墨,到了生宣纸上马上墨就没有了,用熟宣写又没有金石韵味,存在诸多局限性。而且手指比毛笔韧道要强,力度掌握不好,触纸就破,需要很高技巧。

书画大师潘天寿曾言,“指画画长线,不宜,要以点成线,渲染宜用毛笔辅之,手指不宜渲染。”说的是指画表现力不如毛笔,尤其是墨分五色、彰显层次难,要突出水墨意韵更难。大师心中的这些指画“禁区”,却被王和平突破了。

王和平经过多年孤灯苦修,反复实践,大胆创新,终于攻克了“指画不能大面积染色、不宜画长线、在生宣上画细长线条更难”等美术界公认的难题,一举登上了艺术高峰,奠定他在中国当代手指书画艺术界的地位。

如今王和平画指画,不借助毛笔等其它辅助工具,仅凭手指就能渲染出整个作品的艺术效果。“十指连心,指画直接用心指挥手指,创作时会进入一种忘我境界,比毛笔绘画更加自在潇洒。”王和平认为,手指作为最原始的书画工具,当其运用自如、心手合一时,作品中那种天然浑成、灵动有神的韵味,是其它艺术品类无法比拟的。

手指画,功夫全在指头,若非抱定滴水穿石志向之人,难有作为。王和平毕半生心血,鼎故革新,绘制出《母亲》《云壑松风》《三峡纤夫》《千字文》《黄山系列》等一幅幅脍炙人口的书画精品。他历时200多天,深入重庆南川的河流山川、村落田园、社区工厂,创作的《印象南川》系列写生作品,被中央电视台专题报道,为金佛山风景区浮出水面,成功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奠定了舆论基础。

胸有丘壑,追寻指画艺术的滥觞

手指书画,中国古已有之,清代渐成体系,其后日渐式微,却流传至朝鲜、日本、韩国、新加坡、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盛行。

王和平自步入手指书画大门之后,常痛惜其生存现状。如此源远流长的艺术种类,却因少人传播、乏人学习,沦为主流艺术的“旁枝末节”、世人眼中的“旁门左道”,与现代人的生活渐行渐远。

很长一段时间,王和平犹如街头艺术家。为了宣传手指书画,他常参加一些文化活动,现场完成一幅作品之后,观众皆拍手叫好,惊叹其妙手天成,但过后少人研习。即便有好奇者登门,终因难受砥砺之苦而放弃。

怎样让指画登上主流艺术的殿堂?王和平深入研究后得知,指画在粤地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清晰的传承体系。中国指画作品最早流传于世的,是明末清初南海大沥的进士吴韦。从吴韦传至高其佩,再由罗浮山宝积寺的德堃和尚传至顺德的苏六朋,再影响至番禺的罗清、居廉等人。此后,虽有少数人锲而不舍,终因推广不力,没有形成独立的艺术体系和流派。

欲知根系,必溯其源。2005年,王和平携百万资金,从湖北武汉举家迁徙至特区深圳,在大芬油画村安营扎寨,潜心研究中国手指书画传承课题。

十多年来,王和平踏遍南粤大地,查阅县志、纪事,追溯传闻、史料,收集粤籍指画名家的存世作品,遍访吴韦、罗清、居廉等指画名家的后人和弟子,总结前辈的艺术成就,终于完成《广东手指书画师承关系研究》课题,编完《中国手指画发展简史》书稿。

以梦为马,非遗传承后继有人

2013年,王和平搬迁到深圳吉华,成立了深圳市中龢手指书画研究院,进行中国指画艺术的研究、展览、交流、推广等活动,并结合多年创作实践,出版指画创作技巧、发展前景等专著,推进非遗申报。

2015年,中国手指书画被深圳市龙岗区认定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王和平成为传承人,他的人生注定与众不同。

中国指画流传千年,到了现代,却滑落到民间美术的尴尬境地,王和平深感任重而道远。“指画完全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画种而存在。”他认为,指画既保留了传统绘画对造型、线条的种种要求,又在作画方式和技法上创新突破,兼具笔墨书画与民间艺术的特点,更有力透纸背的阳刚之气、残缺古拙的金石之味、直抒胸臆的率真之美,这是其它绘画形式无法比拟的。

学海无涯,艺无止境。浸淫艺坛半生的王和平深刻懂得,要做好非遗传承人,需具备极高的艺术造诣和理论功底。他不舍昼夜,奋力奔跑,不断刷新艺术人生。

2015年开始,他在政府宣传文化专项基金扶持下,进学校、进企业、进军营、进社区,举办中国手指书画大讲堂,现场讲课教学,让非遗走进市民生活,让普通群众认识了解中国手指书画艺术。

他开办各种形式的公益培训班,出版中国指画技法系列丛书,在学校、社区、图书馆传授孩子指画,让更多青少年爱上中国传统文化。

他还到深圳技师学院、香港中文大学、龙岗文化中心、宝安区图书馆等地,举办“中国手指书画绚丽岭南流动展”,图文并茂展示手指书画的魅力,让观众尽情领略中国传统文化的风采。

在深圳夯实群众基础以后,王和平有了更大梦想。2015年7月伊始,他自筹资金,在国内举办“中国手指书画万里行”活动,推广弘扬指画艺术,足迹遍及安阳、洛阳、荆州、武汉、乌鲁木齐、哈尔滨等30多个城市,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中央电视台及各地方媒体对其事迹进行了全方位报道。2018 年 10 月,他在齐齐哈尔成功举办了“不一样的书画”——王和平手指书画作品展暨中国手指书画(广东)发展图文展览,获得国内美术界一致好评。

以梦为马,不负初心。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让王和平深感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要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在逐梦中国指画创新传承道路上,他走得艰辛,却始终不易其志。医学院毕业的妻子,放弃自己事业,毅然随他南下,看他十余年耗资千万寻梦、却赁居至今,她从无一句怨言;儿子从小耳濡目染,子承父志,为了接班甘做绿叶。

家人的强力支持,让王和平步履更加稳健。他逐级申报非遗项目,筹划建立指画博物馆,让指画艺术扎根深圳、走向世界艺术中心。他明白前路还很艰难,要让指画成为与国画媲美的艺术门类,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努力。还有很多山峰需要攀登,还有许多观念需要更新,他和他的家人,还有他的传承团队,将矢志走在中国指画传承道路上,直至梦想成真。

(图片由深圳市中龢手指书画艺术研究院提供)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杜英杰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