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汉学工作者”分享中国智慧

曾几何时,以敦煌学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研究在世界范围内就是一门显学。如今,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中华文化世界影响力的持续上升,汉学再度呈现出热络局面。在中国进入新时代的今天,当代汉学的研究队伍、内容、对象和方法都在发生改变。

汉学队伍里的年轻面孔越来越多。这些年轻人不是旅游者,可也不像印象中皓首穷经、饱读诗书的传统汉学家。他们熟练地用微信替代名片,建好“群”就用中英双语在其中热烈交流;他们普通话流利,遇到不善写的汉字就直接用手机打出来;他们熟悉中国当下的流行元素,也对中国的传经文化感兴趣;他们不是为研究而研究,更希望从中找到能够为自己国家提供借鉴的因子……

大批年轻人的涌入,让原本安静的汉学领域沸腾起来,充盈着活力,这与我国各部门的推动有直接关系。如文化和旅游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外文化交流中心总协调的“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自启动以来,吸引了来自95个国家的360位青年汉学家参加。7月,又有38位青年汉学家来到北京,开始了在中国语言大学的研修生活,他们大多是20岁至30岁的年轻人。

汉学因新时代的“中国故事”而产生了更丰富的内涵与外延。积淀了数百年的汉学,内容本已非常广博,既涉及哲学、史学、文学,也有教育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民俗学。如今,凡是发生在中国历史及社会生活中的一切,皆是汉学家研究的对象。可以说,中国文化有多丰富,汉学就有多丰富。“中国梦”“一带一路”“改革开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等都进入了汉学研究的视野,不少学术成果已出炉。

新的变化往往引起争论,学界也不乏反思。较典型的问题之一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足称汉学家吗?”在与这些年轻人的接触中,笔者发现,很多人以“汉学工作者”而非“汉学家”自居,这显示出他们对“家”的学术地位有较为清晰的认知,对自身的研究水平也有理性评估。另一个突出问题是对汉学研究成果的认同不足,国内持有“汉学研究是隔靴搔痒”此类观点的学者不在少数。实际上,汉学从来不是对中国文化的刻板翻译,而是外国研究者在其既有的文化背景、理论框架、学术源流下看待中国文化。意大利哲学家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南宋理学家陆九渊有言“六经注我,我注六经”,文化研究与现实关怀之间的张力,一直都是汉学乃至学术的生命力所在。这是一个中国文化的思想和学术价值被“再发现”的过程,当以更加开放、宽容、积极的态度看待。

从文化交流传播的角度看,汉学家的作用不可低估。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我国正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心,文化交流与传播呈现出实践主体多元、利益关切多样、介入角度多层次的新格局,进一步增强中国研究的吸引力和号召力,充分巧妙地用好汉学资源,争取更多知华、友华的海外意见领袖,借力外脑、外媒影响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人,有助于增强“一带一路”倡议的社会根基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识基础。

新时代的中国给汉学带来新机遇,汉学的新发展也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提质增效带来了更多灵感和可能性。作为汉学研究的新生力量,青年汉学家有为中外民心相通搭桥铺路的无限潜力,他们将成为文明交流互鉴的桥梁,成为推动中华文化走向更广阔天地的使者。不妨打造以汉学家为主要队伍的专门智库,发挥海内外学术协同优势,形成研究中华文化、讲好中国故事的合力,与更多知识精英分享中国智慧。(叶 飞)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